“中国细毛羊之父”刘守仁:“养羊”的院士

初春的石河子刚刚披上一层淡淡的新绿。4月13日,记者在位于石河子的新疆农垦科学院见到了被称为“中国细毛羊之父”的刘守仁院士。这位81岁的老人刚刚出院,看起来苍老而虚弱,和这个岁数的普通老人并无区别。但是当记者跟他聊起“养羊的事儿”,他的双眼立刻闪动着激情,整个人都年轻起来。

从大学生到牧羊人

1934年,刘守仁出生在江南水乡苏州,父亲是旧时代的企业家。17岁,他就考入南京农学院(现在的南京农业大学)畜牧系,1955年大学毕业时,他选择了最艰苦的新疆。

60年前,刘守仁先坐火车到了兰州,又从兰州坐大卡车颠簸了半个多月,才到了石河子;然后搭上一辆拉木头的大车,在黄昏时分终于来到天山深处的紫泥泉种羊场。这片小小的绿洲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一批转业军人开垦出来的,场长毕业于黄埔军校,深知知识的重要,刘守仁这个本科生是他专门跟当时的兵团司令员陶峙岳要来的。

看他身体单薄,场长安排食堂,每顿饭给他单独做一碗雪白的大米饭。“我特别感动,那时大家连粗粮都是搭配着吃的,我不能总让自己被照顾。一年后,我吃馒头也吃得很香了。”

初来时,他白天跟着哈萨克族牧工放羊,晚上在牧工家里吃饭。“泉水是人畜共用的,没吃几口,面片里就吃出羊粪。刚开始有点难受,日子一久,习惯了,把羊粪吐掉,接着吃。”刘守仁笑笑。

很快,他跟着老牧工跑遍了方圆数百里的草原,手执羊鞭,风餐露宿,脸晒黑了,皮肤粗糙起来了,那个单薄得好似能让一阵风刮走的文弱书生,成了天山脚下一名地道的牧羊人。场里这才给他分了360只羊,让他独立放养。

“军垦细毛羊”轰动北京

“我可不是为放羊而来的。”刘守仁有自己的梦想。当时国家纺织工业部向全国牧区提出攻关课题:中国能否生产出优质羊毛,决定着我们在世界纺织工业中的地位。

1955年年底,紫泥泉种羊场一间不起眼的小屋门边,挂出了一个小木牌:紫泥泉种羊场配种站。屋里的桌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空墨水瓶、废铁皮制成的器皿以及烧杯、试管和一架老式显微镜。白天刘守仁是地道的牧羊人,晚上他在“试验室”里开始鼓捣起羊的品种改良。

当时紫泥泉多数是土种哈萨克羊,耐高寒、善攀岩,但是个头小、毛粗色杂,只能捻绳擀毡。几只高价购进的阿尔泰羊虽然体大毛细,但十分娇气,很难适应复杂的山区气候。“如果能将阿尔泰细毛羊的皮毛‘披’到哈萨克羊身上,那就是最好的羊了。”刘守仁突发“奇想”。并且在自己那360只羊上开始试验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cshuxiang.com/yangyangzixun/2569.html